揮毫潑墨凌云志 至真之情醉湖西
來源:未知 作者:admin 日期:2016年09月06日
 
 
 

謝培哲,字枕石,筆名陵淼。一九五四年十二月出生。北京大學國學院書法藝術顧問,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山東省書法家協會理事,中國書畫藝術研究會副會長,東方藝術研究院名譽院長,河南省炎黃書畫院常務副院長。曾任解放軍某部政委,上校軍銜。

初見謝老師,和想象中的略有不同,雖然沒有身著軍裝,但一身休閑服更顯自然瀟灑,年近花甲之年的謝老師看上去比實際年齡要年輕許多,或許藝術真的可以使人的生命煥發更多光彩。言談中,透露著一股嚴肅認真,誠意厚道;眉宇間,感覺一種怡情豪放,穩重博愛;在各式各樣影壁的滿室墨香中,謝老師興致盎然地和我們聊起了他這些年的書法藝術之路。在親切融洽的氛圍中,筆者深深的感悟到他的從藝之真,為人之城!

“書法之愛——源自于童年” 心中江山無限 筆下錦繡萬千

提起與書法的結緣,謝老師笑說自己出身世家,5歲半開始習字,父母要求嚴格,每天要求自己寫10個字,在持續堅持的練習中,字寫得越來越好,對書法的興趣也越來越濃厚。因堅持而熱愛,漸漸地書法成為謝老師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謝老師說,從寫好字到作為一門藝術去追求,還是在進入部隊以后。說起當年在南京部隊的那些經歷,謝老師至今仍心懷感念:部隊的訓練不僅鍛煉了他的身體素質,更讓他的書法在藝術之路上越走越遠。

1982年,謝老師通過考試加入了江蘇省書協。謝老師說從此他與藝術界、書法界的聯系越來越多。南京是一座文化城市,經常有外來書法代表團過去參觀、交流。印象最為深刻的是,有次日本一個120人的代表團去交流學習,這其中有三分之一的是日本主婦,就是這40位日本主婦,她們書寫的草書是非常精美,這讓謝老師感慨頗深,也更堅定了學習書法的信念,心里暗暗下定決心一定要把我們祖國的優秀傳統文化學好,傳承發揚下去。從此,他給自己定了計劃:白天上班,晚上去夜校學習,利用午休的時間去看展覽,謝老師半開玩笑的說當時為了學習書法騎壞了兩輛半自行車。

功夫不負有心人,謝老師的書法藝術越來越精湛,深受業內人士和百姓的認可和重視,謝老師也漸漸成為了書法界的領軍人物。

不張揚 自鋒芒---健筆書場任縱橫,馳騁墨海字里間

謝老師相繼從師于啟功、羅化千、林散之等,汲諸家之長,融會貫通,逐漸形成了跌宕峻逸、豪放灑脫的書風,自成一格。

1990年5月,中國書法家協會在北京革命軍事博物館主辦了“謝培哲書法藝術展”,展出作品一百三十幅,央視《新聞聯播》等駐京三十多家新聞媒體專題報導書展盛況。同年七月,謝老師特邀參加北京電影制片廠大型軍旅文化片《長城頌》拍攝并題寫片名,同年九月應邀為十一屆亞運會書畫大獎賽評委,五幅作品被亞運會組委會收藏。

2005年應邀參加中央電視臺春節聯歡晚會,并現場表演榜書,同年書寫的“紅太陽永不落”作為國禮贈與朝鮮人民的領袖金正日同志。2008年奧運會期間作為中西兩種文化交流中心副主任,其書法作品被國際奧委會主席羅格先生收藏。

謝老師在書法創作之余,積極致力于書法藝術研究,曾應邀赴日本進行《中國書法藝術》專題講學,于全國三十多個城市舉辦筆會及講學,發表書法作品及研究論文二百余幅(篇)并出版有《謝培哲書法》、《謝培哲書法藝術》。其傳略被收入《中國名人錄》、《中國書法家大辭典》、《山東年鑒》等三十余部典籍。


 

謝老師在書法上所取得的成就遠遠不止這些,但對于這些成就,謝老師卻謙虛地說:“藝術的成長離不開自己的努力,更離不開老師的指教和同行們的互相學習”。他每次外出永遠懷著一顆學習之心,所以他在書法藝術的道路走的更遠!他認為:書法藝術博大精深,不僅僅是一個技巧問題,一幅好的書法作品,應是作者心靈和情感的反映和寄托。一個好的書法家,不僅是對傳統文化有著深入透澈的研究,而且還需有廣泛的人生閱歷,執著的熱愛書法,才能把大自然的生氣、雄氣、霸氣和靈氣寫出來。才能讓黑色的枯燥的線條靈動起來,把字寫出神韻來。”

 

“博眾家之長,創自有風格”

在采訪的過程中,謝老師說的最多的一句話就是:“博眾家之長,也就是學習別人的精髓,走自己的路”。

謝老師說他曾經臨摹過王羲之、王獻之、王鐸等大家書帖,傳統不是"藩籬"而是"支點",欲找到這個"支點",必須真正地深入傳統,對古人作字要悉心體會,不斷汲取其精髓,一步步理解古人的用筆之妙、結體之功和章法布局之神韻,久而久之便會自然形成自己書法中的筋骨、血肉與精神氣質,從而可以更好地進行書寫創作。說到這兒,謝老師提到了書法的繼承和創新,繼承是首要的,必需的,但創新是發展的,必然的。沒有繼承就談不上創新;沒有創新使繼承變成復制。在報章上看到郭建中老師這么評價謝老師:“對于書法藝術,謝培哲表現出了非同尋常的認真、執著。依據自己的性情,他的作品更多的是心象和智趣的自然流露。這種態度貫穿在他的書法藝術創作的整個過程。在對傳統的取舍中強烈地彰顯著現代書法的生命意識。”

  經過多年的書法研習,謝老師的書作,既匯傳統之法度,又追求現代之書風,在傳統書法藝術傳承的基礎上形成了脫矩出俗,豪放灑脫的創新風格,體現出了自己獨到的書法技巧,個人風格是在實踐中自然形成而不是刻意追求得來的。只有嚴守法度而又不滯于物,才能達到心手相應,登峰造極之境界。功夫在書外,謝老師說他去大學講課,從不講書本上的知識,他會把自己“修煉”出來的技巧和同學們進行分享,比如書寫要用什么樣的紙、多少墨,書寫時一邊用水,一邊用墨,這樣書寫出的作品才能更有層次感。謝老師善以長鋒,書寫時五指齊力,全身力到,運筆迅速,龍蛇飛動,氣勢磅礴,此類作品得到很多著名書法家和社會各界的贊揚!

“傳承文化精髓,獨樹翰墨一幟”

我國文化博大精深,而書法作為獨具我國特色的一門藝術,是我國文化的標志象征,是藝術瑰寶。世界著名畫家畢加索說:“中國書法是藝術中的藝術!”著名書法家沈尹默說:“全世界公認中國書法是最高藝術,就是因為它:無色而有圖畫的燦爛,無聲而有音樂的和諧;不是詩,卻有詩的意境;不是舞蹈,卻又舞蹈的節奏......”。而它不僅僅是一門藝術,還是一種文化,一種哲學,自古以來國人就喜愛磨墨揮毫,在書法藝術中陶冶情操,歷練自己。書法是一個民族的標志,傳承五千年文化的精髓。

就像謝老師所說,書法不是單純的寫字,字里行間還展現出了中國文化的博大精深,所以要想寫好字必須要豐富大腦。在謝老師家中,我們看到影壁上一幅氣勢奪人的狂草書法,那奔放豪邁的氣韻一如它所承載的內容:“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復回……”謝老師說這160多字的《將進酒》不足10分鐘,一氣呵成。酒多心醉無畏懼,情義豪爽至靈魂。

采訪中,謝老師將我們領進他的書房,寬大的書案擺放在中間,他整理好筆墨紙硯,用不同的字體寫出了“書道千秋”、“龍馬精神”、“琴舞長風”這12個大字。這也正是書法與中國文化的密不可分,許多書法作品都是以名人詩句為內容和主題的,謝老師所寫的更多,從他的《謝培哲書法》中就可以看出,有李白的《送孟浩然之廣陵》、劉禹錫的《秋詞》、杜牧的《山行》、韓愈的《晚春》等等。在展現書法魅力的同時,也看出了他的藝術修養和文學氣息。

 

“職業軍人”與“書家墨客”齊道 “美學涵養”和“道德教化” 并身

書者,抒也!在謝老師書法藝術中有一種強烈的,經久不息的情緒和用心書寫的生命意識!

  謝老師非常注重書寫時的入情入境,他在《書者,抒也——淺談書法創作與激情》中寫道:“書法創作是以情感主運筆墨,猶以激情為其活的靈魂。所謂激情指情緒的不平,不平則鳴,情燃如熾,欲罷不能,一吐為快。書法是我心靈的國度,精神的家園。字有生命、靈魂與情感,喜真、修善,應地、順天。揮毫驚風雨,落紙滿云煙。發自筆端的吶喊,展示著生命尊嚴!人的生命有限,生死呼吸間;書法魅力無邊,盡隨時空漫延。淡利惜時,曠達念善。以書法為騏驥,奔騰激越生命的極限;放縱靈魂飛翔,實現人格信仰的登攀! 故觸物類情而發于不自覺時,更能創作出生動、新奇、美妙的作品,至上之佳作亦必系于此,筆雖簡而意工,貌或丑而情熾,其感人程度往往取決于作品所蘊涵的情感深度。”、“在‘忘情’狀態下無意識的創作與表現手法可使作品達到無比動人的藝術效果,此時書者非在作書,是在自由述說心中悲憤,非為創作,實在自然傾吐胸懷中真情!”

謝老師喜歡在輕松的狀態下去創作,一壺茶,一支煙,一個老友相伴,突發書寫興趣,鋪紙,拿筆,飛走龍蛇,一氣呵成,落款,鈐印,這是理想之作。謝老師說如果有人前來索要,刻意書寫,卻往往“不期拙而自拙也”,所以謝老師說書寫要講求融情入書,激情揮灑。

謝老師喜歡讀書,豐富自己的思想;喜歡外出寫生,參加社會活動,游歷祖國的大好河山,把自身融于社會,在社會與生活里體味人生、感悟自然。他說外出可以開拓自己的視野,作為一個社會人,去從一件件事情中透視生活百態,體味人間冷暖,思想上要有一波三折的起伏,這樣才能創作出至上佳作,因為書法藝術可以寄托作者的喜怒哀樂,抒發作者的情懷意趣。謝老師的一句“我們不能只慕‘西裝”而忘了“漢服”,現代城市即需要時尚的繁華,更呼喚文化的厚重。書法通兵法,文武一道行。讓我們感悟到他的 十年寂寞任磨洗,一紙驚人書翰香的由來。

“書者 抒也!當然這一切都應建立在長期的藝術積累的基礎之上。”謝老師說。

磨礪使豪鋒吐艷 意悟教苦心升華

謝老師說前來索要作品的人很多,寫了很多作品都送了出去,自己真正留下的很少,這也就說明謝老師不僅書品動人,人品也感人。

  書法家從心靈深處發出的善意,是一種巨大的能量,可以極大地提升作品的品質與價值。字如其人,品評書法,當以人心為上,工、技次之。心不正,其字必邪,品位亦魔。通過作品進而察其言,再觀其行,人與書即可互證。物以類聚,人以群分,賞者品位 。他愛好交友,他的友人中有軍政名人、書畫同好、商界名人,亦有生活在底層的普通老百姓,對于這不同階層的人,他一視同仁,只要有感而發,就一揮而就,贈與他們。所以他的朋友遍布祖國各地,時常過來看望他。在采訪的過程中我們了解到他曾為一位中醫手針療法的師傅寫了一副對聯贈與他,也曾為一位木匠師傅寫過中堂……

 

  這種事情在謝老師看來是微不足道的,但我們可以從中讀到謝老師做人的風格。

謝老師對家鄉有著非常深厚的感情,雖然已“歸園田居”,但心系家鄉建設和發展。不管身在何處,都向別人描繪美麗且充滿魅力的單縣,并邀請他們前來做客,他利用自己的聲望與人脈為縣域經濟的發展屢見功績!

 

在此,我想用一篇寫謝老師的文章《至真的舞者》中的話作為結尾:先生作書,運筆獨特,常執筆頂端,懸腕運肘,全身勁力,皆在指尖,曾于行筆時斷桿拋筆。觀先生作書,讓我突然有悟,他不是書者,是舞者,是靈魂的舞者,生命的舞者!

再觀先生的字,拙樸中透著大氣,天真中彰顯凝重,隨意灑脫中更見敦厚誠實,如其人也。作書先做人,人的風骨和血肉全在字里。“天機云錦用在我,剪裁妙處非刀尺。”藝術源于生活,書者至情至性,用心感悟自然——生命,將所悟熔鑄筆端,讓先生書法張揚自然之氣,靈魂之姿,生命之趣!一幅字雖可一眼觀盡,但要透悟神韻雅境,或將窮極一生,這也許就是書法藝術的魅力所在吧……!

 


?

上一篇:沒有了
?
01彩票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