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白石“走狗輪回”的故事
齊白石大師55歲時,二度進京賣畫,但境況極窘,只能借居法源寺,常以烤白薯充饑。他自以為畫作深得古賢青藤、八大、原濟之神韻,卻不被世人賞識。進“榮寶齋”是沒門兒的,好不容易在琉璃廠南紙店掛出潤格,雖然比同類畫家作品便宜一半,卻還是極少有人問津。

白天在琉璃廠偶然看見齊白石作品的大畫家陳師曾,發現了齊畫的非凡功力,便雨夜造訪。當他又看完齊白石一大箱子的畫后說:“很有味道!酷似八大、青藤、大滌子,猶如先賢再世……如果稍加變通,定會錦上添花。”陳師曾一番真知灼見,令57歲的齊白石痛下“衰年變法”之決心。

陳師曾還把恩師吳昌碩的畫送給齊白石欣賞揣摩。齊白石大開眼界,對他每幅畫的構圖、意境、起筆、用墨、設色,仔仔細細反反復復地研究,進行“背臨”。“背臨”是齊白石學畫的獨特之法,就是一一識記在心,再現出來,留存起來。有一段時間,齊白石還把吳昌碩的一段關于作畫的語錄抄寫貼在床頭,早晨起床后和晚上睡覺前各要默誦一遍。可以說,變法期,齊白石借鑒最多的是吳昌碩。齊白石作詩一首:“青藤雪個遠凡胎,缶老衰年別有才。我欲九泉為走狗,三家門下轉輪來。”齊白石變法之快,令陳師曾興奮莫名,詩興大發:“一日不見如隔秋,三家神犬功自酬。我欲借之乘風去,為我中華雪恥羞!”不久,陳師曾攜一批齊白石的畫到日本參展,引起巨大轟動,部分作品入選巴黎藝術展覽會。

自此,齊白石身價陡漲,賣畫刻印的生意日見興隆。十年變法,齊白石力掃因襲模仿之風,刻意擺脫形似的桎梏,一心創造“超凡之趣”,以“天趣勝人”,從一個嫻熟的民間畫匠蛻變為一位大器的文人畫家。

一天,陳師曾這個曾指點江山的朋友前來請教齊白石,打趣道:“白石先生,從今以后,你再也不必為青藤、雪個他們轉輪為‘走狗’了。他們若在天有靈,會情愿拜你門下為‘走狗’的。”齊白石連說:“豈敢,豈敢!在所有的古今名賢面前,我永遠是一條忠實的走狗。”

?
01彩票登陆